Return to site

王礼军 用即逝对抗恒长 | 素元与艺术家

艺术家王礼军个展《微不足道》影像记录

拍摄:大弦

素元:这次跟素元的合作有什么难度吗?

王礼军:素元品牌的气质很强,作品放在这个空间里容易成为其陪衬。我一方面希望作品能够融入其中,一方面又能提示出“我”的存在,我想让大家进入一个更立体的,更复合的空间。

《有机1》木块、漆 独版 60×50cm 2016

素元:一些除了素元实体空间之外的空间概念?

王礼军:是的。所以一旦以此为目标,呈现于项目中的作品就不会只有一条单一的线索,它们相互之间可能并无关系,但肯定都会和素元有关。

展览现场

素元:和“素元”有关的要素是这些作品背后的支撑点,也是充满限定的条件。你试图全方位地融入其中,并打破大家对“素元”以往的经验吗?

王礼军:对,因为不是画廊那样的常规空间,反倒是有了更多的可能性。所以作品从一层通往二层的台阶就开始了。台阶本身是连接两个空间的,形式很规律、简洁、单纯,但又不完全独立。这种连接的实用属性,让我联想到“胶”的特性,所以我用素元工坊剩余的边角木料,模拟了“胶”在粘合两个物体时挤压溢出来的形态,制作了一些小雕塑放在素元的台阶上。

《溢》黑胡桃木、樱桃木等 尺寸不定 独版 2019

素元:楼梯缝隙里的胶流出来,空间成了活物。胶用来连接物质,台阶用来连接空间,这个“木头胶”连接了什么?

王礼军:以下为素元硬广:“木头胶,连接你我的艺术和生活。”哈哈哈哈~

《溢》局部

《法令》 樱桃木 52×84.5×5.5cm 独版 2019

展览现场

素元:台阶变成了材料。

王礼军:素元的一切都是材料,比如二楼空间的水泥地面。

《60cm见方》 丙烯 水泥地面 尺寸不定 2019

素元:你在水泥地上画出了水泥砖,试图伪造什么吗?

王礼军:人们对素元传递出来的趣味和审美有固定的感性认知,就像我们去网上找一件黑胡桃的家具,一定会看见那种搭配着水泥地、水泥花盆、仙人掌等等的产品图片。人们被这些鲜明的趣味引导消费,而我觉得这恰恰需要警惕,审美也是需要独立的,不是吗?

展览现场

素元:但水泥地和水泥砖在视觉上好像差别并不大。

王礼军:这是一种希望被大家发现的伪装。常来素元的客人可能会在感受上有略微的偏差,但不会立马找到原因所在。但当人们发现水泥砖是画出来的,是伪装出来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对自己以往的趣味经验都产生怀疑?对素元的产品、空间和趣味有新的审视?

《破规》 收藏级喷绘 80×180cm 2/6版 2017

展览现场

素元:把熟悉之物放于一种模棱两可的状态里重新看待,物理空间和感受空间在经验外的重置,而偏差只是那么一点点。

王礼军:是的,这个水泥地砖的方案像是我想营造的整个感知偏差的底色,其他的作品和素元内具体的场景和内容构成一个一个的局部。

《机缘》搪瓷盆 钟 25×25cm 2017

(视频中的背景音便是来自于它)

展览空间

素元:把品牌的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

王礼军:对,也有非常贴合空间气质的作品,比如一件以旧衣柜木块为模型而铸成的铜镜。

《有机3》铸铜镜面抛光 1/3版 60×68cm 2019

《有机3》局部

素元:你能在一块木板铸成不朽的金属镜面里看到这个世界,哈哈,这件作品与素元,与人的关系的确很切合。

王礼军:家具环境里萦绕的温情感是很强的,所以我在一面墙上放置了用木头雕刻的皱纹。

素元:很简洁,但情感,时间,经历这些内容都在里面了。

王礼军:但现实生活并没有面面俱到的舒适,所以我改造了这个样板间里的一套让人无法体验的家具,看上去并没什么异样,但每一件家具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样的。我在他们之间放置了一个念珠,稍一动位置,念珠就会掉落。同时我也通过一个黑板墙把自己的生活痕迹嵌入到这样一个样板间里。

《日常关系》 黑板、念珠 尺寸不定 2019

素元:有一种紧张感。

王礼军:不易察觉的紧张吧。井然的秩序感和微妙的平衡感并存。我的抽离也在此并存。

素元:像是一场艺术家和观众的捉迷藏游戏。

《日常关系》 局部

素元:儿童房里的作品很有意思。

王礼军:我想让这个很少使用的空间有一点点能量。我用一根黄杨木做了一个小东西,一半是尺子,一半保留原木。对我来说,教育孩子是一件很难衡量,也很难有标准的事情,但实施教育又必须有规矩。尺子是一种戒律,但上面的刻度是随意的,把它放在儿童房里,让我们在面对孩子时多几分警醒。

《半尺》黄杨木 10×12×66cm 2019

素元:这都来自于你当父亲真实的经验。

王礼军:孩子的教育是充满矛盾性的,这是一个塑造的过程,它好像有标准,但又很个人化。

展览现场

素元:可以聊一下平日和孩子的相处吗?

王礼军:孩子一岁生日的时候我给他写了一段寄语,当然全是满满的“希望”,今年再写时,我发现之前的“希望”写太全了,人生是充满遗憾的,要更多学会接受。于是我想以后每一年从我写的对他的希望里划掉一条。

孩子大一岁我也有些新的感受,男孩和父亲之间一定会有一个潜在的父权斗争,我要想办法去对付他,他也是如此。教育大概就是想各种方法“对付”一个孩子。(笑)他的成长一定是在反抗我的过程里完成的,我也要不断接受他的挑战。最后就是我把他教好了,他也把我打倒了。虽然他才两岁,但我已隐约感受到了这种力量。

展览现场

素元:你的观察让素元的精神有了身体,有了家。还有一个箱子的作品,更是深入到品牌背后的系统里。

王礼军:“素元与艺术家”的项目有一笔材料费,我想通过一件作品把这个费用返还给品牌。素元是个有设计和生产线的企业,于是我用其给艺术家创作的材料费向素元订做一个包装箱。

《“素元与艺术家”的标准箱》 黑胡桃木 80×50×130cm 2019

素元:只是包装箱吗?

王礼军:对。包装箱的大小尺寸由材料费决定,材料和工艺都来自素元家具的生产线,这是一个可以直观素元产品系统的作品。

素元:像是一个对素元产品线提纯的过程,材料、成本和设计等生产要素不再附着于一件家具,而是一个没有实用价值的箱子。

王礼军:这个作品完全取决于素元的系统,而不是我的审美意志。通常包装箱的大小是由它要包装的物品大小而决定,内核决定外壳。但我要做的这个包装箱没有既定的“包装物体”,但又有决定它尺寸的条件。

展览现场

素元:这里面充满了冲突和矛盾。你改变了一个包装箱存在的条件和理由,让它拥有了区别于包装箱和家具的状态和属性。

王礼军:箱子是空的,但它装了东西,它装着素元的系统和材料费的限制,一个空的东西让它成型了。

《脱相》 黑色瓷砖 30×30×0.2cm 2017

素元:作为艺术家的你好像在从实体的塑造物里抽离出来。佛堂边的作品更是如此。

王礼军:那是素元最深处的一个空间,僻静而又通透,人们可以在这里独自思考,面对问题。

素元:你在里面放了一本书。

王礼军:准确地说我放了一把椅子和一本书。书的内容是我由椅子的创作想到的东西。比如“匮乏感”会重塑我们对一件事物的认知或感知。我做作品的时候需要拆一件旧家具,但我拆掉之后可能没有做成一件作品,但那把可能使用了几十年的椅子却再也没有了。所以我想不破坏一张椅子而让它唤起我们对它新的认知。于是我把很多艺术家对椅子进行改造的作品收入进那本书,当你坐在椅子上看完这本书,或许就会完成对椅子重新的审视。

《请坐》 书、木椅 尺寸不定 2019

素元:在纯粹的审视中完成的作品。

王礼军:当你合上书从你坐的那把椅子走开的时候,可能什么也没发生,也可能会想到什么吧。

在画廊或美术馆的空间里,艺术品被孤立于一面墙,一个展台,或一束神圣的光线下。

在素元的空间里,艺术品被置于生活场景中,它们被唤起新的生命感。在精心设计的,却不露声色的安排中,你会意外地发现生活和艺术的相处之道——艺术品和家具相得益彰,千变万化又启迪智慧。

素元将与活跃于当代文化领域的年轻艺术家们展开合作,与今天前卫和开放的思想站在一起,通过“素元与艺术家”的独立项目,将当代艺术和艺术背后的文化注入素元的家具和设计中,在生活的场景里展开前卫文化的图景,在日常中体会当代文化的力量,体会平凡中的深刻和意想不到。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