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长城脚下不寻常的一晚 | 素元团建的民宿在一条上火了

· 素元新闻
最近,素元的伙伴常会被身边的朋友询问,「一条」上这个民宿擦石匠不就是你们公司前段时间发朋友圈去的那个吗?你们认识老板吗?是用故事交换的住宿?(看到这里,已经好奇的朋友可以在一条」公众号中搜索“长城脚下的共享”就能看到。)
那是在北京的秋天,我们在北京郊区的长城脚下度过了不同寻常的一天。对我们来说,那天是一个闪亮的日子。

*闪亮的日子/不寻常的夜晚

素元@擦石匠

秋天

郊区

长城脚下

一个精神避难所

...

“精神避难所”    2015年,擦石匠的主人小段先生(他喜欢被这样称呼)在北京已生活了21年。小段先生觉得在容易让人浮躁、迷失的社会大环境下,人被过度消耗,感到能量渐弱。他试图去度假或旅行,除了一次独自站在海边的场景——自己真正清晰的听见了内心的声音和真实感知到了自己在宇宙和大自然中的存在,其它都没有疗效,所以才会开始寻找是否能有一个随时能去到、有同样神奇力量的地方。所以一直在市中心生活的他,不怕麻烦地花了三年时间找遍北京郊区所有地方,终于在怀柔擦石口村找到了一处老宅。他通过对老宅的改造和结合新的建筑,让自己拥有了一个“精神避难所”。
小段先生在爬长城的路上休息。 擦石匠往北可徒步至擦石口长城,穿越摩崖石刻。

摩崖石刻徒步区内的擦石口长城横卧在东北方向的山峦之颠,

从擦石匠即可远望。

改造期间,我们见过小段先生几次,都是建筑设计师石头带着他来看家具。他把空间家具的选择完全交给了石头。小段先生通过和石头的沟通渐渐理解设计其实是人和人的深入交流;空间环境是经历、意志、品格的对等呈现。每个领域存在有干干净净的理想、有谦逊和执着品质的人,他们时刻饱有对这个世界和未来的关心。 在挑选家具时,石头觉得老宅的气场太强,所以旧的东西不行、现代的东西也不行,太糙的东西不行,很精美的就更不行,这样的情况下最终选择了素元的家具。如今那些家具被放在老宅子里,也就是擦石匠现在的两间主人房。当时我们对擦石匠的样子没什么概念,只清晰地感觉到,无论是小段还是设计师石头都一副慢工出细活儿的打算。

改造后的正房

内院的其余建筑全部为新建。通过下沉,减小进深,一层压低檐口等方式,保证北方村院的开阔感,更不减正房的气场。

建筑师石头和小白挑选了素元家具,放置在主人房中
四年过去了,当我们都快忘了擦石匠的时候,小段和设计师邀请我们去擦石匠住一晚。大家高兴极了也好奇极了,素元伙伴几乎都去了,我们喜欢可以如此待在一起的时间。 一到擦石匠,大家就被院子吸引了,放下东西惊呼地参观完房间就三三两两地聚到这里喝茶、吃零食、聊天。

院子的墙修得很矮,可以看到村子里的庄稼、远处的山。设计师告诉我们这个墙是原先蔬菜大棚的残墙,设计师只是保留了而已,没做任何修改。

我们在这里完整的度过了一个傍晚,直到太阳落山。这一次我才知道原来太阳落山是以秒来计算的,真的是眨眼功夫,太阳是不留恋的,说落就要落的。在这里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大家的笑容都很旧,像是老老老相识。太阳也很旧,一直晒着这个院子的一砖一瓦,晒着院子里人,每一刻都像是被太阳定格的一刻。

时间定格在这一刻,

每个人和每一件物都被镀上了暖盈盈的光。

  知道素元的伙伴都吃素,晚餐他们专门准备了丰盛的素食。这些菜都是小段先生在村子里的菜园里自己种的,吃起来就像小时候吃到的那种有滋有味儿的菜。那天特别应景的是吃着吃着停电了,这可真是一个礼物,我们映着烛光吃了一顿亲密的晚餐。

晚饭时间突然的停电也变得浪漫起来,我们在灼灼的烛光下,共度了更亲密的晚餐时间。

  晚餐过后,大家披上外套去了村子的后山散步。后山栗树成林,这是武巍用相机拍的在后山看到的星空。
武巍拍下了大片的星空,是我们许久都没看过的星空。
回来之后就是三三两两的时间了,有少青组(少年和即将步入壮年的青年)国际象棋局,有围炉夜话局。夜里小段先生还溜达过来一趟,和我们言欢了会儿,后来大家竟然还放松得清唱了会儿歌,十分快活。

少青组的国际象棋局迎来了众人围观

        “隐秘的时刻与朦胧的深刻”    入夜和晨起是每个人和自己的房间共处的时刻,这个隐秘的时刻每个人都收获了一种朦胧的“深刻”。
素元暖家属说:

晚餐后的闲暇,人们三三两两的各自找到了悠哉的事情,看到书架上的书应该是主人用心挑选后分类摆放的。一本《怀柔县志》里,书的主人很有心的用一张小纸签标注描写出擦石匠周边村落的段落,将身体埋进柔软的靠背椅中,短短一刻钟仿佛穿越古今,从明代修筑擦石口长城缘起,渐渐形成这个小村落。当茶壶中的水咕嘟咕嘟开始翻腾的时候,大家又聚回到餐桌旁,听武魏老师聊京剧与吟诵……

而方住的主人房 而方说:) 庭下池水湿马陆,山顶娥眉挂落晖。这个院子是一个让你想吟点古诗的地方,尽管最后只能诌出打油诗,但你的心思确实在院中许多不经意的时刻古旧了一下,我的记忆印在了早上7点不自觉得想在房间窗下的罗汉床上盘腿静坐一会,彼时透过一杆麻布窗帘的阳光似乎不属于时间。

欣欣房间清晨的光

欣欣说:)

石头和小白的建筑确实很讲究细节的表达,不张扬,让人能融入到环境里,我住的那间有很微妙的光影处理,好像感受到了时间的流动。

小鹿说:)

夜晚躺在床上是看着对面的山脊线睡着的,像一幅极简的水墨长卷,如果每天在这样的景色中入眠,灵魂也会高贵一些。

北方的院子,北方的孩子

莎小莎说:

走进擦石匠的时候,有些东西被唤醒了。这些不是房间内可圈可点的设计细节,而是入世又出世的院落和屋顶的平台。我是北方孩子,院子是八零后记忆中最温情的一部分。在擦石匠,能察觉到前后院子和屋顶的空间是有人与人之间的尺度的,太大人和人就远了,太小又不够自如。虽只是小住,但有天上日月为侣,地倚燕山作伴,此间是穿堂清风和良师益友,于我而言,那晚的擦石匠不再是一个物理的空间,而是情感情结的延伸和回响。

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不同数量的栗子,后来我们才知道, 它们代表了房间号。

素元领导的领导说:)

擦石匠,一切自然的如同呼吸一样。

可以完全打开天窗的浴室,渴望一场浴中暴雪。 武巍说:) 粗犷中的精细,原始中的现代, 适合每一个心中有山的老灵魂。
 “山中客”  第二天,所有人都崭新得发亮,吃完早餐我们就去爬山了。

出发时才知道,擦石匠给每个人都精心准备了十分轻便的贴身背包,里面放了水和毛巾。两小时的路程,爬到了山顶的野长城烽火台。我们在那里晒了好久的太阳才返程。

回到擦石匠后,我们满足地吃了午餐,就又聚在了院子里。小朋友们在昨天就心心念念的泳池里游泳,我们心无旁骛地看着他们在玩耍嬉闹,似乎连笑容也变得天真了。我们又度过了一个傍晚才依依不舍的返城。

小朋友们在心心念念的游泳池里游泳,笑声和情感就这样在院子里游走。   欣欣话不多,但遇到喜欢的时刻会用胶片记录,文中所有的胶片图片均来自她,透过她的眼睛,我们会再次静默地惊叹那次的时光。

欣欣用胶片记录下了这闪亮的日子

点击上图,了解更多擦石匠讯息。
未来二十年, 擦石匠希望通过不同的途径让一些人聚在一起, 分享现代的一千零一夜。 当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会成为擦石匠的故事, 但那些有强烈纵深感的是值得被分享和引起共鸣的。 它,属于擦石匠们,属于当代的寓言。 当我们去寻求与之共鸣的事物时,或许它们就已经存在了。 ——擦石匠

就在我们发出文章之前,才发现就在前两天「时尚芭莎」携「Louis Vuitton 2020年早春系列」到访擦石匠,看来擦石匠是真的火了......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