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回溯有光的片段 | 用胶片写故事的女同学

· 素元新闻

通过一张延迟的影像,

你能看到记录这张照片背后的眼睛,

胜过千言万语。

胶片定格的时光

FILM FRAMES TIME

📷

欣欣拍摄的素元门口   公司里有一个爱用胶片拍照的同学相当于有了一台时光缓存机。她总是在几个月甚至半年过后,突然发给你一张有你的照片,把你带回到那一天。透过胶片上一层特殊的朦胧的光,让你对那一天有一种疏离感,比现实梦幻,比梦境真实。通过一张延迟的影像,你也总会觉得你们的情谊不一般,你能看到记录这张照片背后的眼睛,胜过千言万语。

我们在民宿团建玩耍时,5v抓拍的欣欣

这位同学叫做欣欣,在素元负责软装搭配、展位设计及参与产品研发等设计工作。我记的很清楚,她刚刚入职没多久的时候,5v就说过她是一位真正的文艺青年。“文艺青年”这个词儿虽然现在已经过时了,但在5v那里可并不,这个词儿是透露着一种很鲜明的生活细节的,于是我开始不自觉地捕捉这些细节。果然,她穿的袜子不是颜色考究就是花色既特别又舒展;她有漂亮的本子和笔,数量不多,却足以长情对待;她会收藏好看的树叶夹在本子里;她会每天都带着一个胶片相机…… 欣欣话不多,从她工作的间隙能观察到的有限,但我相信在生活中或者某个隐秘的侧面,她有着格外动人、微微颤抖的一颗心。

01

 家的时光

Film frames the time of home.

最开始让我们体会到胶片的魅力来自她偶尔拍摄的家具。大多来素元看到家具实物的客户,都会提到我们的照片没有实物好看。我也有这种体会,我觉得更多的原因是因为素元的家具都体现在细节和整体气质上了。细节在图片中会流失,而我们的整体气质低调、温润,在五光十色的图片信息中并不凸显。但欣欣的胶片让我一下子捕捉到了素元最动人的地方。 这两张照片是去年拍摄新品场景图时,遇到光线迷人的时候她便忍不住用胶片也拍上一张,素元温润、不争的气质一下子就自然流露了。照片中流淌出一种浓浓的时光感,像是一个已经发生过很多故事的地方,照片里是时过境迁的回忆;也像即将要展开故事的一个地方,主人公成长蜕变之后,新生活的一个开始。

去年我采访了很多将素元带到他们生活中的朋友,拍摄了素元在使用它的人的生活里的样子。只要那天欣欣和我一起,就会有另一双眼睛用胶片记录下来。

胡同里的一所老宅,静谧的茶室。

丰富光影下的似水流年。

在不同人的家里,素元都变成了主人的样子。

她也拍别人家里有趣的家具。这两把小椅子像极了这家的主人,一对朴拙、灵动、透明、精彩,喜欢寓言的小夫妻。

02

 我们的时光

Film frames the time of us.

  欣欣使用的相机是一款日本品牌的“傻瓜”相机。她说她曾经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个外国摄影师拍的人物非常喜欢,使用的相机便是这一款。傻瓜相机不用调参数,虽然少了些拍摄的乐趣,但方便抓取瞬间,所以这个相机她用着很满足。
欣欣喜欢胶片最主要的原因是它的延时感。因为现在太多东西都理所应当且得到的太容易,大家不会放在心上。胶卷不是当下拍完就知道是什么样的,需要花时间去等。一是要等这一卷胶卷都拍完,通常这需要几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二是要等待冲洗扫描,等到扫描出来你看到这个照片的时候,就好像瞬间回到了那段时间。在这个过程里,这种延时是                  一种幸福感。
很久之后,我们看到欣欣拍摄的大家一起出去学习、玩耍的照片时,我们也体会到了这种延时的幸福   2018年的夏天,我们一起去四川崇州的白塔寺拜访高僧大德,亲近善知识,观察他/她们为人处事的方式,得到熏习。大家常说素元的家具有禅意,或许正是因为我们常去清净之地,能够更真切的感受,才让我们对此有更深的认识。   看到白塔寺里的树就知道那是一座古寺,守护那儿的大都是参天大树。
寺内白塔始建于隋,据《法苑珠林》、《广弘明集》、《集神州三宝感应录》等书记载,为阿育王时代分封舍利的释迦牟尼佛舍利宝塔。

在寺里的几天,欣欣彩色的胶卷刚好拍完了。白塔寺在黑白胶卷的记录中更有一种跨越时空的感觉。

那段时光我们有很多时间是围着白塔的,清晨会打扫白塔周围的落叶,下午也会绕绕塔,靠在它旁边或者坐在阶梯上聊天。

2019年的国庆节,我们一起去了长城脚下的一间民宿,大家同吃同住,一起去爬野长城,慢悠悠地过了两天惬意的时光。   主人房是一间老宅子,与胶片的怀旧气质十分贴合。

房间里透进来的光。

屋顶上的傍晚。

破损的老墙和蹉跎的木门真的只有胶片才能把它们的气质拿得死死的。像两个老灵魂之间的对话。

夜间围观的乐趣。

第二天我们徒步两个多小时到达了野长城。

这张照片抓住了我们所住的民宿设计师小白瞬间的神采,特别准确。

爬长城过程中小队员的戏最多,欢乐也多。

登顶之后,我们一起晒了好久的太阳,一起来了张大合影,而欣欣就在镜头的对面。

03

 路上的时光

Film frames the time of journey.

  欣欣去过不少地方,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体验,但对日本最有感情。她喜欢日本的动漫,日剧,电影,歌曲…...以前没去旅行时就已经对日本有了解,所以真到了日本就有种特别的“熟悉感”。除此之外,日本人内敛谦逊、保持距离的性格让欣欣的体验很舒服,和她性格贴合。所以这两年一有假期,她便会去日本,一次只去一、两个城市,溜溜达达地走。   这是她在日本看到的一种杉树,她从没见过如此笔直且密集的树,拍出来的画面已经削弱了很多,当时站在这些树面前,想像不到自然中怎么会有这么巨大、笔直的东西,当它们密集地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会有一种强烈的陌生感和冲击力。

建在小溪上面的座席叫做川床,是日本特有的夏日天然纳凉地。欣欣和朋友在川床上吃流水面——把竹子劈成两半,一截一截从高到低地连在一起,像一个小水渠一样,面条顺着这个“小水渠”顺流而下,路过你的时候就夹起来吃。坐在川床上一边吃流水面,一边听溪水的声音,这样的体验光听一下都觉得奢侈。

这几张日本的照片很有意思,右下角有一个87年的数字,欣欣说这是她用这个相机拍第一卷的时候忘记调时间设置了,这个相机是一个停产的二手相机,所以还带着上一个使用者调整的“神秘时间”。

日本青森夜晚的雪花,闪光灯把雪花都放大了,姿态特别。

滑雪场的缆车,难道这不像是电影里的某一个画面吗?

神社的山脚下,静谧的小雪屋。

第一次看到这棵雪中的树时,我被深深地吸引,觉得它孤立的样子像一位预言家。后来才知道要看到极美的景色一般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欣欣说这是日本的一个湖边,那天特别特别冷,又有风,除了她和她的朋友一个人都没有。尽管冷得刺骨但是舍不得走,她们只能拍一会儿,然后赶紧去游客中心暖和暖和再出来拍。

另外一个呆得久的地方就是新西兰了,那是她求学呆过的地方。   新西兰Piha海滩的落日。欣欣说新西兰每天的落日都很不真实,不管在不在海边。可能是因为北京落日隐约都在建筑物间,看到的很局部。但在新西兰,落日就是活脱脱的落日,整个天空没有阻挡。落日的时候,天空就是落日,落日就是天空。

在新西兰徒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因为那里植被丰富,走的过程中会有非常丰富的地貌变化。

湖水本身的颜色也被胶片完全记录下来了。

04

 日常的时光

Film frames the time of daily time.

    在日复一日流水般的日常中,欣欣姑娘也不忘捕捉这些时光。   去年春天,素元对面三影堂院子里的樱花开了,美得惊人。是不是美得惊人的事物都带着脆弱的宿命。

欣欣收养的流浪猫蛋花汤儿,还没完全信任试探着的眼神。

下班不想回家,和另一位同学在地坛散步,松树的中间有个月亮。

这是欣欣拍摄的家中一角,植物后面是她晾晒的白床单。这张静物美极了,隐藏了该隐藏的不重要的信息,显现了物的姿态和美感,十分高贵。

欣欣说她很习惯现在的生活节奏,尤其珍惜有所期待的心情。上班对她来说不是负担,而是生活的一部分。在工作中对设计的交流和创造能体验到乐趣,都是切实的体验。无论她在想设计还是在作图,都能很投入,这个投入的状态让她觉得满足。和以前最明显的变化是即使走在路上,或者躺在床上脑子里有时也会情不自禁地想设计,看个电影,原来注意不到家具、室内的材质、配色,现在都会去看,这是一个不自觉的状态。能把喜欢的东西和工作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仍然能天然地提起这个兴趣也是不容易的,所以她很珍惜。

正在拍摄的欣欣

全片除了欣欣的两张照片和展示她胶片相机的照片之外,其余图片都来自她拍摄的胶片。这样说来,倒是提起了我给她拍摄胶片的兴趣。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