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十周年,你好

· 素元新闻

2022,素元第一个十年

安危不贰其志 险易不革其心

十年无论对于品牌还是个人
都是一段为时不短的征程

如今的素元
是十年光景长成的宛然模样
伫立在时间的横轴上
素元更像一个时代缩影的侧写
初心如磐,奋楫笃行

在十年的时间刻度里
我们邀您共同回望
素元如何向内而生,向外而行

 

2012年 找到自己

在2012年,素元家具确立了一直延续到现在的风格以及简约的设计语言,并决定要做具有当代理念和中国属性的家具,通过设计去表达我们对传统文化精神内涵的理解。
这一年,素元找到了自己的起点。所以,我们以2012年为始,记录素元的十年历程。

 

一个品牌选择什么方向,意味着会吸引什么样的人以及为这个世界输出什么样的产品和价值。素元是一个以设计为驱动的公司,我们深知只有生活在自己的文化里才是最滋养、最舒适的。所以在2012年,素元家具确立了一直延续到现在的风格以及简约的设计语言,并决定要做具有当代理念和中国属性的家具,通过设计去表达我们对传统文化精神内涵的理解。

 

前传:成长与寻找

其实在2012年之前,这颗种子就早已种下了。素元的创始人武巍,从小就喜欢美术、手工,并表现出了明显优于同龄人的天赋。不过那时人们对美育培养没有概念,但这颗种子生得牢固,一直影响到大学学科的选择,他最终选择的是工业设计专业,这是他和设计结缘的起点。 后来,武巍进入了方正集团的设计部,并逐步担任设计总监的职位。2005年,他带领团队和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公司之一——美国的IDEO一起工作。

在做工业设计的这些年,武巍及所带领的团队几乎斩获了国内外各种奖项。但这些成就并不能满足武巍的设计理想,于是他邀约了两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开始了创业,要做有国际水准的小规模设计工作室。那时是2010年底,他们成立了一家提供设计服务的公司,并取名——素元。

创业意味着拥有了更多的自主选择,开设木工坊的机缘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这和武巍在儿时拿着刨子和凿子雕琢在航模小组做的小木船时的难忘记忆完全相应了,就好像回到了故事的原点。也是借着玩木工的契机,素元开始了尝试做家具,这个选择仿佛是水到渠成的内心召唤。

工业设计的需求大部分来自于消费电子产品,而这类产品更新迭代太快,无论是对于地球资源还是积累数十年经验所付出的设计,都是一种过度的浪费。所以,一向爱惜羽毛的武巍想把精力投入到生命周期更长,且与人朝夕相伴的产品当中。于是,素元开始用木头和家具打交道。

 

 

2013年 用“不划算”的方式做家具

当时,武巍决定沿用“素元”作为品牌的名称,因为无论是提供设计服务,还是逐渐成为主业的原创家具,对于设计的理解都没有变过——还淳返素,元元本本。我们一直觉得,做设计最重要的是要追根溯源,而不仅仅依靠灵感。素元的设计从不喜欢无意义的装饰和潮流,因为那是不断变化的。我们希望通过学习不断接近乃至把握住根本,然后用全部精力和方法围绕它来打磨设计和优化工艺,有时候这往往意味着要做出不那么“划算”的付出,可能是时间,可能是金钱,可能是用心。

当决定将家具作为主业时,素元的创始人们唯一有信心的就是用产品说话。幸运的是,素元家具自亮相以来,就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以及采访报道,也收获了一批批知音和拥趸者。

素元家具一直提倡环保、可持续,所采用的木材都来自北美拥有FSC认证的森林,每用掉一棵树,会栽种更多的树。在这套认证标准监督下,满足木材使用需求的同时,采伐不再是破坏森林的原罪,反而会成为保护森林的举措。高标准的榫卯工艺和不惜时间成本的手工制作部分,令我们的家具更经久耐用且具有与肌肤无样的质感和细腻。家具表面涂装的是纯植物提取的德国OSMO木蜡油,充分保障了使用安全,且木蜡油达到了食品安全标准和儿童玩具安全标准。这些坚持虽然增加了成本,但我们认为值得。

“一件物只有经久耐用且久看不厌,是一件物的美德。它会在人们的生活中长久地留存下来,不会轻易地被更新迭代,才是真正的环保和节约资源。”——正是这样的品牌理念,受到了有着相同价值观的德国环保木蜡油品牌OSMO的高度认可和支持。于是有了在2013年上海家具展主展馆中,素元全系列产品精彩亮相,这是一场美好的双向奔赴。

 

2016年 我们有了像样的展厅,顺便还拿了个奖

我们遇到了一栋拥有大挑高、空间方正、采光也很好的两层库房。它原是一家经营了很久的画廊,正打算要搬家到798的新空间,于是我们租下了它,并邀请国内知名的建筑设计工作室-多相将它改造成了素元的第一家体验空间。也是在这一年,我们的设计服务项目获得了德国IF设计奖。

素元成立之初的空间更像是一个设计工作室。2015年,我们搬家到了798的新空间,邀请国内知名的建筑设计工作室[多相]将它改造成了素元的第一家体验空间。

六米宽的双分楼梯沟通上下,南向单侧采光,带来通透大空间表情的转换。一层容纳了平日的工作、工坊教学,渗透生活的丰满。二层是展示的平台,捕捉房子原本光影的戏剧性,融合品牌的气质,表达精神和信仰。我们用了一整年的时间进行设计和装修,2016年搬进了新的空间。

随着新空间的投入使用,我们的产品也在这个契机进行了梳理。回顾过去5年的作品变迁,我们将过去的四个系列产品进行了融合,功能上以空间划分,并根据现代人的使用习惯对家具进行了去风格化的重新设计,去掉一切无意义的设计语言,探寻意境和功能之间的平衡。

这一年,我们还做了一个设计服务项目,这个项目在来年的2月份获得了一个有份量的奖项——德国IF设计奖。
这是我们为一家发展智能机器人社区平台的科技企业Vincross设计的一个机器人HEXA,它是第一款可编程的机器人,激发人们对机器人能力的想象力。

 

 

2017年 用艺术开启的元年

经过五年的打磨,产品逐渐成熟,风格也更加确立。素元吸引了更多同频的人加入团队,新的空间里也酝酿了更多新的项目和故事。

2017年的夏天,素元空间举办了第一场「素元与艺术家」的展览,与活跃于当代文化领域的年轻艺术家们展开合作。

每一次的展览,参展艺术家都会根据素元空间进行作品的创作和布展。艺术家不同的个人视角每次都让展厅充满惊喜。艺术品被置于生活场景中,你会意外地发现生活与艺术的相处之道。艺术家们也觉得在一个有强文化属性的家具空间里进行艺术的创作和布展充满了挑战和趣味。在这个项目中,我们前后合作了十个艺术家,涉及绘画、摄影、影像、装置、行为、雕塑各种各样的艺术展览形式。

这一年的秋天,我们开启了「四季茶会」的体验。我们邀请了茶人福禄根据节气一年举办四场茶会,用茶和音乐,赤诚品味每一个季节。

每一位被我们邀请来茶会的客人,没有社交的需求和压力,只是在音乐声中与茶独处,好好喝茶,感受无声胜有声的宁静。

这种纯体验的活动我们做了不少尝试,比如为吴荻老师做的最美评书舞台;比如在素元一楼楼梯上的musical live house,音乐家chris和nichol第一次来到中国,用素元收藏的木头乐器创作了新的音乐。

这些活动毫无营销内容,我们单纯的希望人们能从中用自己的身体体会到美,自然而然的将这样的文化影响浸润到当下的生活。同时,我们也从各种各样的活动和合作当中得到一些反思、反馈,越来越清晰什么才是 「素元」 。

 

 

2018年,既新也旧

这一年我们上新了八款新品,其中有一半都来自于老款的优化。这是素元一直以来的一个特点——节制。很多我们刚刚创立时设计的作品仍然在销售,除了经得起时间的推敲,也来自于我们自身的进步和回望。不断地深入优化同一件家具,让其成为经典且几十年不会过时,每一件家具都用这个出发点去做,是素元坚持的设计方式。“老实”这个过时了的品质是也我们一直恪守的。老实做人、认真做事,不钻空子、不投机取巧,我们不愿亏待所有的客户、合作伙伴和供应商。所以,我们的每一份收获都心安理得。

我们每年会做几百个新设计,但最终只会推出几件产品,而且我们的产品线经常不增反减。如果一款产品在功能使用上没有什么创新,在应用上没有满足使用者新的需求,工艺不够完善、细节推敲的不够极致,我们是不会推出的。

天成餐桌是素元家具最早的产品之一,直到现在仍然是很受欢迎的单品。表面上看不出太多变化,实际上我们在内部结构、线条细节上都做了优化。

“老实”这个过时了的品质是我们一直恪守的。老实做人、认真做事,不钻空子、不投机取巧,我们不愿亏待所有的客户、合作伙伴和供应商。所以,我们的每一份收获都心安理得。就如同我们即使在抽屉内板、床的排骨架这些消费者看不见的地方也使用同样品质的木材,这些都是消费者看不见的地方,但看不见不等于就可以偷工减料。

 

 

2019年 素元漂洋过海到了米兰

这一年,素元家具漂洋过海去到了米兰。经过多次规划和尝试,在一个离Duomo大教堂步行二十分钟的地方,有了一个中国的茶生活空间。正是这次文化和地域的碰撞,让我们知道在遥远的异国他乡也可以结识不少素元的知音。

这一年,一位中国女孩儿vivi和她的意大利爱人lorenzo想将制作天然、无化学元素的中国茶——东方大叶,带回lorenzo的家乡意大利。

特别的缘分让我们相识,因为素元和东方大叶都尊重森林,敬畏自然。而且他们非常喜欢素元的设计,觉得能够在时尚和设计之都米兰展现有中国文化属性的高水准设计,让大家对于中国文化和中国设计推翻固有的印象。

 

 

2020年 “慢”是素元接近真相、对抗世界的武器

新冠疫情的突袭让很多计划措手不及。这一年,这个世界好像发生了很多事,但又好像只发生了一件事——新冠肺炎。武巍曾在那年的一次媒体采访中说,“因为疫情,大家被动地变成了素元的节奏。尽管我们有时自嘲素元的发展状态有些“龟速”,但内心却十分坚定。因为,“慢”才是素元接近真相、对抗世界的重要武器。

新冠疫情的突袭让很多计划措手不及,筹备酝酿已久的中国设计行业大事件“设计之春”也不例外。2019年,素元受邀参加第一届“设计之春”。可以说,“设计之春”当代中国家具设计展是了解中国家具设计现状的窗口,也是推动中国家具设计发展的平台。

素元作为从始至终以设计为驱动力的独立设计家具品牌,当然不会缺席。同时,我们按照往常的节奏推出了一些新品,还举办了「素元与艺术家」的展览等活动。

这一年,这个世界好像发生了很多事,但又好像只发生了一件事——新冠肺炎。 对于很多人来说,当不安达到顶点且无处安放的时候,人们开始寻找内心的出口,在不得不慢下来的时候,感受“慢”。尽管我们有时自嘲素元的发展状态有些“龟速”,但内心也十分坚定“慢”才是素元接近真相、对抗世界的重要武器。

 

2021年 不务正业时的歪打正着

做露营产品其实是我们不务正业时的歪打正着,不过回头想想其实这很“素元”。近两年,几个酷爱户外的同事带着大家走进自然,一起露营。这个一旦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拾,通过实际的露营经验和对各种装备的研究,以及对无痕露营理念深以为然的支持,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去传播着关于户外的理解。后来根据需求,我们自主开发了两三件露营产品,同时也遇到了一些彼此高度认可和共鸣的露营品牌,并将我们认为非常好的露营产品引入中国。
素元不仅仅是家具品牌。经过这十年,它已经成为了一种深埋于我们基因中的价值体系。节制、诚实、可持续、慢生活,即使有一天人们的生活方式不再需要家具,我们也会跟随时代继续我们的坚持。

· 山海折叠桌是我们设计的既可以居家使用,又可以便携户外的单品;

· Gong杯是创始人武巍设计的作品,它既有中国文化的滋养也有对自然谦卑的态度;

· Kodiak |美国的棉布帐篷品牌,被我们首次引入中国,它在美国市场同类帐篷品牌中的口碑和销量表现非常优秀,最大的特点就是舒适和耐用且内部空间足够大,材料和结构都经得起考究,使用得当的话甚至可以陪伴用户几十年;

· Tschum | 德国工匠们手工制作的棉布帐篷,虽小众但很受bc爱好者喜欢,有时候甚至会一帐难求。搭配燃烧效率更高、更环保的p炉,还有即轻量且燃烧效率又高的Turbo猪鼻炉,瑞典制造的适合在明火上使用的且方便携带的厚碳钢折叠锅,都是露营玩家的新宠;

· Kalthoff axes | 瑞典女生Julia Kalthoff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木工斧,她曾出任瑞典斧头排名前三的品牌的CEO。凭借对斧子的热爱和制造工艺的执着,Kalthoff斧子已获得世界各地木工及手斧爱好者的青睐;

·除此之外,还有世界上最轻的户外便便铲——Deuce,真正的还原无痕山林。

这些产品都具有和素元的品牌理念比较统一的特点。他们的设计更注重物的本质且经久耐用,推崇环保可持续。也正是因为我们有着相似的基因,通过邮件真诚的沟通,以及彼此的深度认可,达成了国内的代理合作。

所以,素元不仅仅是家具品牌。经过这十年,它已经成为了一种深埋于我们基因中的价值体系。节制、诚实、可持续、慢生活,即使有一天人们的生活方式不再需要家具,我们也会跟随时代继续我们的坚持。

 

 

2022年 我们搬进了新空间

上半年多个城市的疫情反复,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我们也恰巧是在这一轮疫情前遇到了现在这个新空间——北京朝阳区草场地艺术区红二号院H3,决定这次蜕变其实只用了很短的时间,我们乐观的期待着新家的模样。就在刚刚着手装修的时候,疫情以之前三年都不曾出现过的姿态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方方面面。也正是在这个时间节点,我们蜕变着蜕变,笃定着笃定,利用这段不宜外出、不能对外的时间,一点点的完成了新空间的设计和打造。蛰伏的这段时间,我们除了打造了新空间,同时还完成了已经酝酿了一年、针对更年轻群体需求的全新家具—叠歌系列。

如今,我们的新空间-素元 家居体验馆所呈现的是集生活美学、素食、户外、手工和艺术于一体的综合体验空间。并且,和更多的原创设计家具品牌汇集在同一个区域,大家彼此为邻,抱团取暖,都在不遗余力的为中国的原创设计而努力着。

蛰伏的这段时间,我们除了打造了新空间,同时还完成了已经酝酿了一年、针对更年轻群体需求的全新家具—叠歌系列。它不同于素元原来产品的设计语言,但同样简约、凝练、环保。叠歌系列在所有单品都拥有随形组合的可能上做了更多的努力,以适应更多的户型结构和实际的使用需求。即使年轻人的生活发生变化、或搬家,它也不会沦为一件不再适应新生活的家具。

其实,生活中并不需要那么多东西,但凡一起生活的,都应该是可以长久陪伴的。所以,我们在制造一件产品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可持续和长久陪伴,这是我们始终关注和坚持的核心。
素元希望在快消费时代的洪流里不动声色地逆流而上,节制地、精炼地、不厌其烦地打磨好每一件产品。

这是素元的十年,感谢您的厚爱,未来的路上也希望有您一路同行。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