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这些艺术家把素元变成了 musical live house| 现场视频

· 素元新闻

音乐家Chris和Nichol第一次来到中国,用素元收藏的木头乐器创作了新的音乐,并和中国的青年编舞、现代舞者马越和李可华进行跨界,在素元空间里给大家带来了一个别出「心裁」的夜晚。

素元空间在两位音乐家的

魔力之下变成了

musical live house

这是一个很酷的夜晚。素元第一次用楼梯做舞台,观众也是第一次坐在空间入口狭长的木盒子走道里。演出开始前,朋友们把门外的长凳也坐的满满的,素元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充满实验性的 musical live house。

更重要的是这是音乐家Chris和Nichol第一次到中国进行创作,缘分来自于他们在冰岛进行艺术驻留时和同样在冰岛驻留的一对中国艺术家夫妇禹墨和洋平一起合作了一个音乐影像的项目,并制作成了黑胶唱片。今年禹墨和洋平便用他们创立的anyone实验室正式邀请Chris和Nichol来到了中国。

Anyone创始人洋平(左一)

Chris和Nichol与禹墨和洋平一起合作的黑胶唱片

Anyone创始人洋平说:“Chris和Nichol的音乐状态和生活状态非常打动我,我们是从合作作品、合作唱片开始,最后我们非常想把这么好的生活体验带到国内。Anyone实验室是我和夫人禹墨一起创立的,会把国外年轻、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带到中国进行一到两个月的驻地创作,我们将他们的创作进行分享,举办展览。Chris和Nichol与素元合作的项目不仅仅是声音的作品,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探讨”。

音乐人NicholChris

 

所有观众坐定之后,Chris和Nichol带来了他们在中国创作的作品。所有的音乐都是由素元收藏的木头乐器创作并演奏。这些乐器很有特点,大部分来自于素元创始人武巍的一位瑞典朋友,这些乐器都是他自己做的,并且都是五音的乐器,没有半音。所以两位音乐人的创作是非常自由的,他们就地取材,使用现有的乐器就能进行创作。

在素元空间呈现出来的音乐除了音乐家在现场对这些乐器的演奏,还有很多声音来自于提前用电脑对这些乐器的声音进行采集、转换,通过键盘和电脑输出的这些声音和现场的演奏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他们特有一种音乐语言。

音乐现场

音乐,建筑,身体

两位音乐家在每个国家都非常愿意和不同领域进行跨界的创作,所以在中国创作的这首乐曲是与中国的两位青年编舞、现代舞者李可华、马越进行的跨界表演。

舞者马越李可华 音乐人NicholChris(名字从左至右)

两位舞者没有把素元空间当成一个舞台背景,而是将身体充分的交给了空间,在楼梯这样的建筑结构中自然地与身体对话,在音乐中进行即兴、精彩的表演。身体的细节和张力以及和音乐微妙的呼应让在场的观众聚气凝神,沉醉在现场的表演当中。

舞者李可华

舞者马越

两位音乐家大部分的音乐作品也有这种对话形式的语言,彼此的演奏会产生一种对话的节奏,此起彼伏,用自由的音乐代替语言,没有日常语言逻辑的限制。这似乎也是他们一种日常的状态。

音乐装置的迷幻现场

结束了在中国创作的音乐表演,两位音乐家还为我们带来了他们之前的作品,能够在现场更直观地感受到他们音乐创作的丰富性。

这个作品是两位音乐家与工程师、作曲家跨界完成地一个音乐装置的现场表演。一下子把现场切换了一个频道,进入了一个迷幻的时空。

极简的生活,丰富的创作

素元的创始人武巍用水彩记录了两位音乐家

素元的创始人武巍在现场与大家

分享两位音乐人的极简生活

素元的创始人武巍为两位音乐家用水彩记录了他们在素元排练时的状态,也和观众分享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我对他们印象最深刻的相信大家也会深有同感。Chris和Nichol两人共用一个手机,他们的社交软件,比如instagram和facebook也共用一个账号,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能做到这样。另外一点,他们没有固定停歇的居所,两个人共用一个行李包,就可以走遍世界进行创作。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很纯净的去享受创作的原因,这一点我非常钦佩。”

Nichol分享他们在中国创作音乐的过程

Chris和Nichol的生活方式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启发,对于他们的生活和音乐素元进行了采访,他们也表示非常喜欢这些问题,在之前的行走创作中,也没有人问过他们这样的问题。

Q&A

素元×Chris、Nichol

以下简称素元,C&N

素元:你们从一开始两个人合作用行走的方式做音乐就是共用一个行李箱的状态吗?

C&N:我们都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了音乐生涯,都曾以古典音乐家的名义到欧洲和美国接受培训,所以我们就这样相识了,并在2015年夏天开始玩起了二重奏。自那时起,我们一直坚持着对二重奏的热爱,甚至我们以此作为工作。除了是工作搭档以外,我们还是一对夫妇,通常我们只带一个行李箱就出远门了,这也是为了出门方便简洁。外出时所打包的物品也是非常明确的:首先,我们会确定好需要携带的乐器,然后才是电脑、衣服以及一些生活必需品。每年我们都会回一次意大利,然后住在Nico的家里,以方便调整乐器和更换衣服。

两位音乐人在用素元的乐器排练

素元:你们甚至共用一个电话,共用所有的社交账户,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有坏处吗?

C&N:共用一个电话对我们来说很方便。因为我们共享着相同的时间、相同的生活和相同的工作,所以我们只需要一些实用且容易获得的东西。并且所有的账户都可以通过电脑和手机来访问,这样,在市场营销和社交媒体方面的工作就容易多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只带着两台电脑和一个电话就出远门的原因。对于我们来说,电话没有那么重要,因为我们都不怎么喜欢打电话,我们更喜欢使用电子邮件和信息。如果我们真的需要打电话,我们就用网络电话。我们认为手机的重要性只有几个,即我们远行时会用它来导航,还有就是办理一些网上银行业务。并且,我们觉得,当只有一部手机时,我们才会知道如何更好地使用它。

素元:什么情况下你们的生活会从一个箱子变成两个箱子?

C&N:当有人送给我们一件大艺术品时,我们才会用到第二个箱子。

两位音乐人在中国签售黑胶唱片

素元:第一次来到中国,你们对中国的感受是什么?

C&N:每当我们到一个国家的时候,我们总是会想:我们为什么没能早一点来到这里呢?亲自来中国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因为互联网媒体无法让我们真切地了解中国。这里充满活力的艺术场景让我们兴奋不已,希望将来能多了解一些音乐场景。而且,中国的茶道也深深的吸引了我们。最后,我们发现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人和艺术家与中国传统的联系是很有趣的,不过我们对中国传统知之甚少。

两位音乐人与中国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创作

素元:这次的音乐创作从北京的人、事、物中得到了哪些新鲜的启发?

C&N:在Anyone实验室所在的T3艺术区参观和居住的这段时间,我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这是世界上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当然,还有经历了一些振奋人心的事情,与新的合作者视觉艺术家贾靖共度了美好时光,欣赏了陈督兮别具匠心的艺术作品,聆听了素元武巍为我们吟诵的传统诗词。

两位音乐人在全世界行走创作

素元:会一直用行走的方式创作音乐吗?行走对你们来说是什么?或者行走和音乐的关系?

C&N:如果可以,我们希望这样一直继续行走下去并创作音乐。不停地行走让我们产生新的想法,对此我们感到十分兴奋,也会让我们像其他人一样成长,有新的阅历和新朋友。我们还认为,如果一个音乐家想创作出与世界相关的音乐,那么他们也应该知道世界各地的音乐特色。每个地方都以某种方式在激励着我们,有时是创作新音乐,有时是拍摄新视频,有时是开始新的合作。

素元:用一个词或者一句话形容一下对方。

Chris:她很迷人(而且她是意大利人) 。

NICO:他性格上可能比我更坚定,这一点是非常独特的 。

两位音乐人在不同的驻地国家进行演出

素元:害怕老去吗?

C&N:我们都不怕老,我们有自己的生活航向,所以我们不用等待美好的未来。我们对现在的生活方式非常满意,只希望我们能一直健健康康,这样才能继续行走下去。

素元:80岁要做怎样的音乐?

C&N:有人会想,我们要是能活到80岁就谢天谢地了!当80岁时,也许我们不能像今天这样演奏音乐。但是,我们只希望那时候的音乐是一种“更明智”的音乐。我们演奏的音乐越多,我们就越发觉得有意义,因为回忆起这些音乐时会涌现出更多我们之前没有想到的经验和感受。

完整的音乐作品之后会跟大家再次分享,敬请期待!

-特别鸣谢-

AnyOneworkspace是由张泽洋平和吴禹墨一起创立的美学创意实验室,主创团队由当代艺术家、建筑师、摄影师、金融从业者、自由撰稿人组成,一切最终可以被呈现的美学创意都可以在这里启动。“带着对世界的好奇和善良”是团队成员开始每一次探索的小确幸,“传递美好和发现可能”则是AnyOne workspace最终希望分享的核心价值观。

AnyOne艺术唱片是AnyOneworkspace其中一个开放项目,艺术家、设计师音乐人、电影人,以及其它跨学科的项目,都可以在此平台发声。我们鼓励跨学科协作与实验,我们在制作实体唱片的同时,也将沉浸式的视觉、听觉以及嗅觉体验纳入其中。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