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素元x家 锡纸和小冉哥 | 一对90后的中国文化记忆

· 素元新闻

这只长得很威风的猫,叫小黑。它是一对90后夫妇锡纸和小冉哥的家庭成员。

锡纸说它小时候长得特别像“鳌拜”,一股丧样儿。

它无疑是这个家里最幸福的朋友,

和锡纸聊得越多越发现这个家里有很多为小黑考虑的地方。

也是因为小黑洒脱、逍遥的个性,才有了我们和这对住在CBD的90后的独特缘分。

这只长得很威风的猫,叫小黑。它是一对90后夫妇锡纸和小冉哥的家庭成员。

锡纸说它小时候长得特别像“鳌拜”,一股丧样儿。

它无疑是这个家里最幸福的朋友,

和锡纸聊得越多越发现这个家里有很多为小黑考虑的地方。

也是因为小黑洒脱、逍遥的个性,才有了我们和这对住在CBD的90后的独特缘分。

这只长得很威风的猫,叫小黑。它是一对90后夫妇锡纸和小冉哥的家庭成员。

锡纸说它小时候长得特别像“鳌拜”,一股丧样儿。

它无疑是这个家里最幸福的朋友,

和锡纸聊得越多越发现这个家里有很多为小黑考虑的地方。

也是因为小黑洒脱、逍遥的个性,才有了我们和这对住在CBD的90后的独特缘分。

主人公:锡纸小冉哥小黑

地点:禧瑞都

素元×家

锡纸和小冉哥是一对爱摄影的90后夫妇,

他们会在旅途中记录下彼此的样子

锡纸和小冉哥是一对不到30岁的年轻夫妻,把家安在了国贸一个110平米的大一居,客厅一眼望出去就是城市森林的景象。他们一个学理、一个学文,一个做金融、一个做法律。锡纸淡定而平常地告诉我他们俩是工作狂,几乎每天都要加班,为了上班方便买了这个房子。她每天过条马路步行就能到公司,小冉哥上班坐地铁也特别方便。但当走进他们的家,完全感受不到这一点,反而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到锡纸家的时候,小冉哥不在家,家里有提供专业收纳服务的人正在进行收纳的工作。锡纸穿着舒适的灰色毛衣,踩着可爱的灰色毛毛拖鞋,接待了我们。这是一个周末,也是女主人休息和集中处理家务的时候。她笑着说,家里东西太多太乱,所以需要请小姐姐过来帮忙收纳一下。

从客厅的落地窗看出去,窗外是一片城市森林的样子

这个小区在交付时都是含家具的精装房,锡纸和小冉哥并不喜欢它大都会的风格,就把所有家具都换了。锡纸在网上精挑细选了各种品牌的中式风格家具,其中包含素元,整体原则是都选择黑胡桃木,一是喜欢这种木材,二是以防日后家中想要更新部分家具,只要还选这个材料的,就不会出现搭配的难题。

素元的大观组合床榻已经陪伴了锡纸一家四年,

据说当年找遍了北京城才找到

自己喜欢且能和精装房硬装搭配上的床。

这是四年前的事情了,换家具的需求也果然应验了。锡纸和小冉哥有一个家庭成员,是一只长得很威风的猫,叫做小黑。锡纸说它小时候长得特别像“鳌拜”,一股丧样儿。它无疑是这个家里最幸福的朋友,和锡纸聊得越多越发现这个家里有很多为小黑考虑的地方。 阳台木柜旁的猫爬架,所有桌面上不摆放小的、轻的容易摔碎的器物,当然还有这次更换的素元的新款如云长沙发。这一切都源于小黑洒脱、逍遥的个性,上一任沙发被它“洗礼”过了。锡纸一边控诉,一边宠溺的寻找藏起来的小黑。 “猫和猫真的不一样,不是训练的事儿,我朋友的猫不会这样,但小黑就是喜欢尿沙发。”

正说着小黑就从卧室慢悠悠出来了,锡纸戏谑地

喊小黑:“大哥,你出来了。

上一任沙发太软了,锡纸和小冉哥都不喜欢太软的,被小黑洗礼过后就更不愿意用了。这次就一不做二不休把整个沙发都换掉。锡纸说买了这么多品牌后再次买素元,就是因为用了几年之后觉得素元的家具做得非常润,其它的家具样式也好看,但是做的没有这么好。

素元的如云长沙发坐垫不似传统沙发软而厚,反而选择了一个相对较薄,软而不塌的坐垫,久坐反而放松。沙发的软包面料选用了防水防污且极易清洁的来自美国Sunbrella品牌的高科技面料。Sunbrella的面料表面液体不会渗透进去,只需用水冲洗表面即可。这两个特点解决了锡纸在乎的两个使用痛点。但锡纸仍然担心她和小冉哥经常出差,遇到好几天不能处理的情况,所以专门给小黑定做了两个单独的坐垫,也是用的Sunbrella的面料。这下好几层的关卡保护,小黑可以尽情放飞了。

在镜头之外有两个大大的投影,一个在客厅的沙发前,一个在卧室的床前。不难看出这是锡纸和小冉哥日常的娱乐活动。锡纸说回到家的时候通常已经不早了,她和小冉哥喜欢躺在床上看一部喜欢的电影再睡觉。客厅的投影主要是用来给小冉哥玩儿X-box游戏的。锡纸说由于之前的沙发太软又被小黑尿过,小冉哥有一度都放弃这个游戏了,换了沙发之后他肯定又会窝在这里玩儿游戏了,他会特别享受的。

卧室的床上摆着两本书,锡纸说是小冉哥最近在看的书,关于二战军装的书。小冉哥特别喜欢军装,专门找到几个做复刻的英国品牌,复刻出一摸一样的军装自己穿。这是他新买的书,就是为了研究自己的衣服的起源是什么样的,为什么是这样的款式。

锡纸喜欢摄影,一年当中他们会一起出去两到三趟旅游,锡纸在旅途中创作了不少摄影作品。家里还有很多他们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小玩意儿,为了防止小黑打翻,放在了锡纸定做的一个老式柜子里。

因为喜欢复古自行车,这是小冉哥的装备。锡纸说实际上小冉哥从来没推出过家门。因为它主要的作用是好看。自行车后面的小雕塑是他们一起从斯里兰卡背回来的高脚渔翁,钓鱼竿儿被小黑弄断了,就因为鱼竿上吊了一只鱼。

客厅的旁边有一个茶桌,摆放了一些生活的线索。搁架上的茶壶是小冉哥刚工作的时候收的,过一段时间收一把壶作为对自己的奖励。字帖是锡纸的,因为锡纸从小就练习书法。

中间插着花的大水壶和一对白瓷的小狮子是两人出差的时候买回来的。这张桌子目前只有很偶尔的时候会在上面喝茶习字,更多的时间是在上面用电脑办公。但是他们都不喜欢在家里把工作的东西放在台面上,总是及时收起来,两人还相约家里不放任何和工作或者专业有关的书。

客厅的地毯是锡纸挑选自己喜欢的图案并找人定制的

这个家最终选择了中式风格是两人达成的一致,他们更喜欢家里看起来能沉稳一些。我很好奇为什么一对这么年轻的夫妻会选择中式的风格。 锡纸笑笑说她同事也觉得他们老派,但自己并不以为意,反而觉得自己洋气。比如很多人喜欢钻石,而她喜欢翡翠;很多人喜欢西式,她喜欢中式。可能是因为成长环境不太一样,锡纸从小练书法,家住在琉璃厂附近。小冉哥家住在北陵公园的旁边,也就是沈阳的名胜古迹清昭陵。1927年,奉天省政府将清昭陵辟为公园,才得名北陵公园。小冉哥的母亲是北陵公园非常专业的讲历史的人,一砖一瓦她都能讲得特别清楚。 因为从小的生长环境,两人自然觉得这样的才是好看的,身心可以舒适安住的。他们都喜欢明式家具,锡纸最近的愿望是能够有一件明式1:1复刻的玫瑰椅。说到这儿,锡纸露出小孩子的模样:“哇塞,美死了!”

问到锡纸和小冉哥的工作状态,她特别大方的告诉我他们的工作只会越来越忙,但他们觉得没问题,他们才29岁,喜欢工作也喜欢生活,但现在需要好好的挣猫粮。家里有一位“坐享其成”的小黑,他们觉得很满足。

离开他们的家,走在国贸的熙熙攘攘中,人流如织,奔腾不息。

但在这对年轻人的家中,滋养他们的仍然是中国文化的记忆。

或许,这就是北的脉搏。

素元×家 栏目其他文章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